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通讯

太赫兹检验上海创新拼图

通讯
来源: 作者: 2018-11-08 15:23:42

太赫兹”检验上海创新拼图

在上海理工大学的实验室,一个价值上百亿元的创新故事正在酝酿,看到了各种有趣的道具——用瓷砖切成的假匕首、做工有些粗糙的塑料玩具枪,以及一包假扮“塑胶”的橡胶粒。 这些“武器”之所以出现在此,是为给一台正在研发的高科技“机”做模特。事实上,“武器”的原型,包括陶瓷、3D打印枪等,都不是金属材质,如果随身携带,不随行李经过X光机,很难靠金属探测仪识别。但这台“相机”却能借助一种特殊的“光”——太赫兹电磁波,“”被藏匿的违禁品,从而赋予安检员一双火眼金睛。 此前,全球只有美国等少数国家有能力开发此类设备。如今,上海的学者、工程师、企业家们联手打破垄断,初步成功开发了具备世界一流水平的太赫兹安检机;据了解,几周前,国内某大型公共项目已抛出橄榄枝,将采购10台设备,这也是国内太赫兹安检仪的首笔订单。 “太赫兹”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光?为了推进这个世界一流的技术,上海的产业创新链条又是如何展开的? 开拓技术“最后地” 太赫兹电磁波的频率远低于可见光,介于微波与远红外线之间,落在千亿赫兹(即太赫兹、THz)频段,此前缺乏研究。直到21世纪前夜,科学界才首次人工生成了它,不过问世不久,太赫兹波就立即被寄予厚望,多家智库称其为“未来十大技术”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上海理工大学光电学院院长庄松林介绍,在诸多应用方向中,安检是近期最具潜力的一个。太赫兹波具备不错的透视成像能力,能轻易穿过各种包装和织物;而且其光子的能量只有X射线的百万分之一,是可见光的五千分之一,对人体没有健康风险。 “透视+健康”,顺理成章,科技界希望用太赫兹探测人体。庄松林团队的核心、上理工教授朱亦鸣介绍,起步最早的美国,2009年将太赫兹安检仪正式引入机场,新仪器“火线立功”,了一起劫机。名声大振后,太赫兹安检仪引来大量订单,如今美国所有国际机场都实现了覆盖。 在上理工的实验室,国产太赫兹安检仪正在调试,所有的核心器件都基于自主技术。仪器的外形像一部开着半扇门的货运电梯。揣上一把塑料玩具枪,走进“电梯”想考考它,两三秒后,安检仪的屏幕上就显示出一个灰色人影,虽然看不清五官,但腰部明显有一块黑斑——“武器”现形了。朱亦鸣说,由于太赫兹技术可用于军事目的,所以美国允许出口的安检仪,成像精度只有5厘米,“看”不清打火机。技术禁运给国产技术带来了机遇期——上理工经过5年研发,已经完成的这一代设备分辨率达1.5厘米,能用低得多的成本实现同样的性能。 配置产业化“黄金组合” 在国内的太赫兹领域,庄松林团队处于先进,是仅有的能提供系统技术的研究机构——这是上理工的合作伙伴拓领科技集团经过2年悉心调研得出的结论。 去年春天开始,拓领与上理工开始合作,推进太赫兹产业化。总经理龙明认为,仅安检仪在国内就有150亿元的市场:“约200家机场、数千座高铁、轨交车站,这笔账并不难算。” 产学研的联合,为太赫兹技术的插上了翅膀。庄松林分析道,高校的优势在于原理研究,要落实到产品上,绕不开工程化,这并非教授所擅长;拓领的长处恰好是机械制造,这家医药装备制造商拥有流水线和加工经验,还有靠创新实现转型的决心。但简单的产学研组合还不足以完成产业化的临门一脚。去年秋天,博康智能公司为这个创新联合体补上了用这一重要拼图。博康曾为国内众多机场提供安全技术,非常了解市场,副总裁杨瑞说:技术除了产学研,还应加上用户这一要素,只有倾听用户,才能让技术更快落地。博康带回的用户反馈正在从大量细节入手重塑产品--比如,为赢得乘客对人体透视安检的信任,机场希望安检仪放弃目前的深色调,转用医疗设备那样的白色。 庄松林和杨瑞都强调,新技术非常需要支持。目前,该项目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、科技部和市科委、市教委等的资助,不仅如此,的宏观视野对配置资源也起到了关键作用,我们三方携手就是靠科委牵线,因为他们对创新链的上下游都很熟悉。庄松林说。 在上海理工大学的实验室,一个价值上百亿元的创新故事正在酝酿,看到了各种有趣的道具——用瓷砖切成的假匕首、做工有些粗糙的塑料玩具枪,以及一包假扮“塑胶”的橡胶粒。 这些“武器”之所以出现在此,是为给一台正在研发的高科技“机”做模特。事实上,“武器”的原型,包括陶瓷、3D打印枪等,都不是金属材质,如果随身携带,不随行李经过X光机,很难靠金属探测仪识别。但这台“相机”却能借助一种特殊的“光”——太赫兹电磁波,“”被藏匿的违禁品,从而赋予安检员一双火眼金睛。 此前,全球只有美国等少数国家有能力开发此类设备。如今,上海的学者、工程师、企业家们联手打破垄断,初步成功开发了具备世界一流水平的太赫兹安检机;据了解,几周前,国内某大型公共项目已抛出橄榄枝,将采购10台设备,这也是国内太赫兹安检仪的首笔订单。 “太赫兹”是怎样一种神奇的光?为了推进这个世界一流的技术,上海的产业创新链条又是如何展开的? 开拓技术“最后地” 太赫兹电磁波的频率远低于可见光,介于微波与远红外线之间,落在千亿赫兹(即太赫兹、THz)频段,此前缺乏研究。直到21世纪前夜,科学界才首次人工生成了它,不过问世不久,太赫兹波就立即被寄予厚望,多家智库称其为“未来十大技术”。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上海理工大学光电学院院长庄松林介绍,在诸多应用方向中,安检是近期最具潜力的一个。太赫兹波具备不错的透视成像能力,能轻易穿过各种包装和织物;而且其光子的能量只有X射线的百万分之一,是可见光的五千分之一,对人体没有健康风险。 “透视+健康”,顺理成章,科技界希望用太赫兹探测人体。庄松林团队的核心、上理工教授朱亦鸣介绍,起步最早的美国,2009年将太赫兹安检仪正式引入机场,新仪器“火线立功”,了一起劫机。名声大振后,太赫兹安检仪引来大量订单,如今美国所有国际机场都实现了覆盖。 在上理工的实验室,国产太赫兹安检仪正在调试,所有的核心器件都基于自主技术。仪器的外形像一部开着半扇门的货运电梯。揣上一把塑料玩具枪,走进“电梯”想考考它,两三秒后,安检仪的屏幕上就显示出一个灰色人影,虽然看不清五官,但腰部明显有一块黑斑——“武器”现形了。朱亦鸣说,由于太赫兹技术可用于军事目的,所以美国允许出口的安检仪,成像精度只有5厘米,“看”不清打火机。技术禁运给国产技术带来了机遇期——上理工经过5年研发,已经完成的这一代设备分辨率达1.5厘米,能用低得多的成本实现同样的性能。 配置产业化“黄金组合” 在国内的太赫兹领域,庄松林团队处于先进,是仅有的能提供系统技术的研究机构——这是上理工的合作伙伴拓领科技集团经过2年悉心调研得出的结论。 去年春天开始,拓领与上理工开始合作,推进太赫兹产业化。总经理龙明认为,仅安检仪在国内就有150亿元的市场:“约200家机场、数千座高铁、轨交车站,这笔账并不难算。” 产学研的联合,为太赫兹技术的插上了翅膀。庄松林分析道,高校的优势在于原理研究,要落实到产品上,绕不开工程化,这并非教授所擅长;拓领的长处恰好是机械制造,这家医药装备制造商拥有流水线和加工经验,还有靠创新实现转型的决心。但简单的产学研组合还不足以完成产业化的临门一脚。去年秋天,博康智能公司为这个创新联合体补上了用这一重要拼图。博康曾为国内众多机场提供安全技术,非常了解市场,副总裁杨瑞说:技术除了产学研,还应加上用户这一要素,只有倾听用户,才能让技术更快落地。博康带回的用户反馈正在从大量细节入手重塑产品--比如,为赢得乘客对人体透视安检的信任,机场希望安检仪放弃目前的深色调,转用医疗设备那样的白色。 庄松林和杨瑞都强调,新技术非常需要支持。目前,该项目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、科技部和市科委、市教委等的资助,不仅如此,的宏观视野对配置资源也起到了关键作用,我们三方携手就是靠科委牵线,因为他们对创新链的上下游都很熟悉。庄松林说。

相关推荐